国家授权正规彩票平台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粤水资讯 > 水利要闻 > 媒体关注

南方杂志:清水绿岸,练江“白练”重现

来源:南方杂志 发布日期:2020-08-05
字体: [大] [中] [小]


  2018年以来,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下,汕头、揭阳两市加大力度,全力推进练江综合整治,推动练江流域水环境持续改善


  炎炎夏日,驱车从位于汕头市潮阳区和平镇的和平大桥经过,放眼两边,练江清波荡漾,岸边青草葱郁。

  仅仅两年多前,经过和平大桥却被当地人视为“畏途”。就算不打开车窗,也能闻到江中黑水散发的阵阵恶臭。绝大部分水面都被因水体富营养化而疯长的水浮莲覆盖,恍若一片草原。

  练江和平镇段的变化,是整个练江两年来变化的缩影。

  练江是粤东地区第三大河流,因水清如白练而得名,流经揭阳市下辖普宁市和汕头市潮南区、潮阳区,曾因污染严重被广东省定为“全省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2018年以来,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下,汕头、揭阳两市加大力度,全力推进练江综合整治,跑出“练江速度”,推动练江流域水环境持续改善。

  2018年7月,《南方》杂志记者曾走访练江。近日,《南方》杂志记者再次调研走访位于练江上游的普宁,位于中下游的汕头潮阳区和平镇、海门镇、护城河等地发现,如今的练江已水清岸绿,“白练”重现,黑臭的江水早已变得清澈,江中漂浮和岸边堆积的垃圾也消失不见,沿岸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认同感得到极大提升。


  集中入园破解印染企业污染难题


  纺织服装产业是普宁、潮南、潮阳三地的支柱产业之一。高峰时期,数以千计的印染企业遍布练江两岸,经多轮关停改造,2018年仍有200多家,每天产生大量废水,成为练江最主要的污染源。

  推动练江流域内纺织印染企业集聚园区建设生产,被定为练江治理最关键的举措之一。2019年1月1日起,练江流域印染企业全部停产,同时普宁、潮南、潮阳三地纺织印染中心园区加快建设,推动企业入园集中生产、集中治污。

  走进普宁市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南方》杂志记者看到,目前园区建设正如火如荼推进中,部分大楼已封顶,园区道路和集中供热供气、污水处理厂等配套设施已基本完成,具备使用条件。

  该中心主任郑华强告诉《南方》杂志记者,全市有牌证的43家印染企业中,42家正在入园建设,均采取政府出让土地,企业自建厂房的形式推进,目前已有10家企业大楼封顶,6家在试产;有牌证的23家印花企业则全部进驻政府投资建设的5幢厂房内,早在去年底已经全部投产。

  新松利织造印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松利”)是6家已试产的印染企业之一。在新松利新落成的厂房一楼,上千平方米的空间内已安装好了诸多大型设备,数台机器正有序运转,宽大的布匹如同瀑布一般在机器间“流动”。

  新松利董事长钟松裕介绍,以前,新松利自建污水处理设备,仅占地就达8亩,投资1000多万元。现在企业废水通过管道流进园区污水处理厂统一处理,按流量收费。

  “我是本地人,企业扎根普宁也近20年,以前看到练江污染那么严重也很痛心。现在政府推动印染企业集中入园、集中治污,我们非常支持,对未来也充满信心。”钟松裕告诉《南方》杂志记者。

  郑华强预计,到今年底,将有40家左右印染企业试产或投产。

  在汕头,截至6月底,潮阳区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已基本建成,17家印染企业入驻通用厂房,自建厂房的16家企业中3家已进入生产调试阶段。潮南区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投产企业已达到24家。

  潮阳区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位于潮阳区海门镇。潮阳经济开发试验区党委书记、海门镇党委书记游坤色告诉《南方》杂志记者,园区通过“一降一升”,大力帮助入园企业提高效益。“一‘降’,就是千方百计帮助企业降成本,我们与统一供水、供热、供电和污水处理的企业谈判,尽量帮助企业降低各项费用;一‘升’,就是通过提供技术设备补贴等,鼓励企业大力推进技术改造和设备升级,提高企业生产效率。此外,我们还积极协调各大国有银行为企业提供贷款,解决企业资金难题。”

  “通过集中入园生产、统一排污、提升设备技术,不仅解决了环保问题,企业的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也得到提升,有助于企业的长期可持续发展。从企业的反馈来看,大家普遍对未来发展更有信心。”游坤色说。


  “练江速度”炼成记


  位于潮阳区护城河边的城区污水处理厂,同时也是广业集团练江(潮阳潮南)环境治理项目部所在地。

  通过位于项目部一楼大厅的汕头市练江(潮阳潮南)污水厂及管网集中监控平台,《南方》杂志记者看到,项目部目前已建成运营的10个污水处理厂进水及出水的各项实时数据一目了然。以潮阳城区污水处理厂为例,进水的COD(化学需氧量)、氨氮浓度分别为203.28mg/L、23.52mg/L,到出水时降到仅有7.49mg/L、0.01mg/L,达到地表水Ⅴ类标准以上。

  广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杂志记者,近两年,广业集团在汕头新建及改造的污水处理厂,技术水平及自动化程度均处于全省中上,但在建设速度上却远超省内同规模污水处理厂,跑出了“练江速度”。

  以处理能力达3.8万吨/日的潮阳区谷饶污水处理厂二期为例。该厂负责人介绍,从2018年8月16日动工,到2019年5月1日前全部设备装完,中间再扣除因当地水灾耽误的一个月,谷饶污水处理厂建设时间仅有半年。

  2018年以来,类似的“练江速度”在普宁、潮南、潮阳三地随处可见。尽快补上生态欠账,成为大家的共同期盼。

  在普宁市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郑华强用“争分夺秒”来形容园区的建设。“这个项目我们在时间上抓得非常紧,能够快一天是一天,企业生产不能等,练江治理也不能等。”郑华强说。

  在潮阳区纺织印染环保综合处理中心,游坤色告诉《南方》杂志记者,目前的建设速度殊为不易。比如,有一段长达560米的道路和管网需要经过山体,只能进行山体底层爆破。“我们都是追着入园企业问有什么需要,努力为企业建设创造无障碍环境,而不是等企业遇到困难再来找我们。”他说。

  和平镇有4条练江重要支流,现在全部达到地表Ⅴ类水标准。镇党委书记陈敏镌告诉《南方》杂志记者,和平镇建设了三个污水处理厂,管网长度超过150公里,但和平镇人口众多,房屋十分密集,当时施工条件极差。比如,其中一条四五公里的主干管,工作深度达8米。“我们成立了专班,每个工作面都安排专人负责协调、解决问题,确保无障碍施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就建好了150多公里的管网。”

  截至2020年6月底,汕头练江流域建成雨污分流管网5659公里,清淤河道沟渠长度2035.46公里,13座污水处理厂配套管网、27个配建泵站和1959个截流井全部建成。检测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练江海门湾桥闸国考断面阶段性消除了劣V类水。

  在普宁,经过一轮轮决战决胜50天大会战,全市齐心协力抢工期,切实有效推动解决污染源排查接驳、箱涵排查截污、农村雨污分流等突出问题,目前已完成练江流域9座污水处理厂的建设,规划建设1196公里污水处理厂配套管网已累计建成1188公里,雨污分流管网建成2126公里,有6条练江主要支流消除劣V类。


  加速补齐生态环境短板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也是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关键之年。小康全面不全面,生态环境质量是关键。

  海门镇坑尾村是省定贫困村,距离练江入海口直线距离约2公里。走进坑尾村,《南方》杂志记者看到,村内道路整洁、绿树成荫,村党群服务中心前的池塘水质清澈,塘边修建的步道偶有村民散步。

  村党支部书记吕振海介绍,1年前,这片池塘还臭味熏天,村民根本无法在池塘边停留,各种垃圾都往里面倒,一到夏天降水比较多的时候,雨水、污水都流进池塘里,臭水经常倒灌到周边村民的家里,村民苦不堪言。

  2019年,为提高练江流域生活污水处理效率,汕头市全面开展“源头截污、雨污分流”专项行动,推动生活污水与雨水分流。坑尾村被列入潮阳区“入户截污、雨污分流”示范先行试点村。

  从2019年9月到12月,坑尾村铺设了11000多米的污水管网,516户村民全部实现入户截污,收集到的污水流到一体化污水处理站,处理后再排放到蓄水池,用于农业灌溉。

  “如今,池塘变清了,村里环境变好了。以前大家晚上都躲在家里看电视,现在每天晚上都会有很多村民到池塘边散步聊天。”吕振海说。

  生态环境的改善,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吕振海告诉《南方》杂志记者,坑尾村准备大力发展生态乐园、农业科普园、生态农场等项目。其中,生态农场项目已盘活了村里的200亩土地,仅此一项就可为入股村民平均每年增收1000元以上。

  随着练江治理的持续推进,沿岸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认同感大大增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生态环境短板正加速补齐。

  在练江干流普宁威孚段岸边,一条1.5公里左右的碧道不久前建成。《南方》杂志记者现场看到,练江清水绿岸、鱼翔浅底,曾经的一潭死水正重新焕发活力。

  在汕头和平镇和平大桥附近,一条配套有长廊、广场、公共卫生间,长达1.8公里的碧道同样建成不久。陈敏镌介绍,以前因为水臭,大家都不敢靠近练江,现在每天晚上都有上千人在碧道上散步、跳舞、听戏。

  “现在环境好了,老百姓真的很高兴,对生活的期待也大大提高了。”陈敏镌说。


  记者观察

  练江治理,形成共识是关键

  练江治理近年来备受社会关注,也是《南方》杂志持续关注的重要话题。从2016年起,《南方》杂志率先关注练江污染治理问题,先后制作了系列视频专题片《江望》,推出一系列关注练江整治的报道,推动和见证了这条河流从“全省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到清水绿岸的治理过程。短短几年间,练江治理为何能开创出全新局面?

  改变,源于决心。

  人多地少、天然水源不足、流域产业低端、污水处理设施滞后……诸多问题摆在面前,曾让练江治理弥漫着“畏难”情绪。

  2018年,省长马兴瑞主动牵头督办练江污染整治。两年多来,马兴瑞多次召开会议研究部署练江流域整治,并赴汕头、揭阳调研督导。

  连日来的走访让《南方》杂志记者深深感觉到,如今,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推动下,从当地党政干部到企业家、群众,已普遍形成了练江污染非大力整治不可的共识,成为练江治理顺利推进的关键。

  在潮阳区谷饶污水处理厂建设期间,曾面临着施工条件极差、周边存在大量违建等诸多困难。广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杂志记者:“政府的大力协调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当地村民的环保意识和对项目的配合度相比从前也有了非常大的提高,最终仅用了一个月就完成了征迁工作,整个项目仅用了半年就建好了,堪称全省最快。”

  改变,源于制度。

  练江流经揭阳、汕头两市,支流众多。以前,练江治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存在着“九龙治水”“各人自扫门前雪”的被动局面,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练江治理的效果。

  汕头市河长办副主任温会跑告诉《南方》杂志记者,自中央和省作出全面推行河长制湖长制决策部署以来,全市镇级以上全面落实了党政主要领导双总河长负责制,设立了市、区、镇、村四级河长3133名。其中,练江流域设置市级河长2名、区级河长29名、镇级河长252名、村级河长849名,基本形成了党政领导、河长主导、流域统筹、部门联动、系统治理、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

  “通过发挥河长的统筹协调能力,划清‘责任田’,有效解决了上下游、左右岸、岸上岸下、部门推诿等问题。”温会跑说。

  此外,2018年以来,汕头市还建立了练江治理“领导分片包干制”,练江流域汕头段15条污染最重的一级支流分别由14位市领导(市级河长)包干治理,包干领导每月至少现场驻点一次。截至今年6月底,包干领导累计驻点居住214人次。

  作为和平镇第一总河长,陈敏镌现在养成了每周至少两次去练江边走走的习惯。从散养鸡鸭、散乱污企业、建筑垃圾到各种漂浮物,只要发现这些污染源,陈敏镌都会第一时间找到负责该片区域的干部及时处理。“河长制在很大程度上加强了对练江治理的管理,强化了责任。”陈敏镌说。

  改变,源于“亮剑”。

  2018年以来,在清理散乱污企业、打击环境违法等层面,汕头、揭阳两市的管理力度全面加强。曾有当地环保部门干部形容,现在对练江偷排污水的代价是“倾家荡产”,并且追究法律责任。

  温会跑告诉《南方》杂志记者,2018年以来,汕头共侦办污染环境刑事案件132宗,刑事拘留351人,逮捕300人,行政拘留563人,罚款6592.3万元。

  在普宁,相关人员介绍,2018年至今年7月10日,环保部门向公安机关移送涉环境违法、犯罪案件44宗,刑事拘留97人、行政拘留26人,有效震慑了环境违法犯罪。

  练江综合整治是一项系统工程,既是一场歼灭战,也是一场持久战。只有各级、各单位协调合作、形成攻坚合力,做细做实,方能打赢练江污染防治攻坚战,推动练江流域水环境持续改善。

相关附件

往上 往下
打印 关闭